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仙道书_ 第一卷 枯叶返尘 第一百九十五章 留人客帐中

时间:2021-07-02 16: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无言难尽时小说仙道书 第一卷 枯叶返尘 第一百九十五章 留人客帐中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说有赤影一道,撞风破影而入,身后跟着两名官兵,虎步龙行间有战甲耸动,铮铮而响,他摘了头盔,置于桌上,披风一展,便在首位上坐了。

    帐中修士见他到来,除了那一位横刃身前的白衣少年之外,争先恐后地站起,抱拳见礼,那正要说话的白脸小相公也赶忙噤声,站了起来。

    就连那位姑娘也收回了搭在叶枯肩上的手,微微侧了侧身子,注视着那端居高位上的赤色身影。

    “诸位都是修道人,何必拘泥于凡俗礼节?”

    “朱统领客气了。”座下有人回礼。

    若是在平日,叶枯在心中定要好好嘲笑这些所谓地修士一番。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这人一进来,叶枯便觉得有些这身形有些眼熟,心里咯噔一下,暗想万事不会就这么凑巧,待他摘下头盔,叶枯顿时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心底一暗,玄气暗生,随时可入游物,以备不测。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前在宁安城中与他有过节的朱全!

    除开军中统领这一身份不谈,朱全更是一位修士,帐中之人想必也是对他的战绩有所耳闻,所以他们这一顿礼数敬的不是朱统领,而是黑弓朱全,那位在紫塞上射落了金翅大鹏的天才修士,倒也无可厚非。

    叶枯虽然自信,但却绝不自负,他尚还有些自知之明,自己这点拙劣的易容变换之术绝对是瞒不过他的眼睛。

    朱全是箭手,除了手中的黑弓金箭,最厉害的莫过于那一双鹰隼般的眼睛,他这遭却是撞在了枪口上,专挑别人最擅长的地方下手,好巧不巧,又到了这处聚集了诸多修士的地方,看这架势,只要朱全一声令下,除了那位一身白衣如发丧般的少年态度尚且不明之外,只怕所有人都会齐齐应命,杀向自己。

    此处又是军营中央,外面有军士层层把守,岂不是正应了自投罗网,瓮中捉鳖么两个成语?

    任凭叶枯有多大的能耐,自身只有凡骨九品的修为境界却是实实在在横在他面前的一道坎,双拳难敌四手,要是朱全一发狠,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直接就地正法,那可就要滑天下之大稽。

    是北王世子死在了北域,还是死在了古夏的军营里,这般乌龙,只怕会让人笑掉大牙。

    要知道叶枯在宁安城中,当着朱全的面可是杀了不少人,如朱全这般的少年天才哪个不是心高气傲,若有机会,手刃此獠,既能挽回颜面,出了心中恶气,更重要的是可磨砺道心,除却那一层心障,在追寻那虚无缥缈大道的路上再进一步。

    朱全两手虚按,笑道:“承蒙抬举,但今日之事,还是坐下谈的好。”他本就有一副英武神气的好皮囊,这一笑,倒真有些大将风范,帐中修士俱都笑着应了,陆续落座。

    叶枯自是也不例外,只是他这身子僵硬的厉害,方才朱全不知是有意无意,向这边望了一眼,适时是攻守异位,一方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一方则是三者皆失,由不得叶枯不忧,心惊肉跳。

    好在叶枯也不至于只因这似有似无的一眼便乱了阵脚,他一举一动皆随大流,倒也看不出什么破绽。

    坐下后,他再回想,却是能肯定朱全这一眼绝对是望了过来,以他的眼力只需一眼便能看穿自己这上不得台面的伪装,

    只是不知为何,朱全却并未选择拆穿他。

    叶枯整个人向后退了退,直接是靠在了身后那姑娘的腿上,那姑娘轻呼了一声,却是赶忙收回了望向朱全的目光,垂下了头,俯视着叶枯的天灵盖。

    身旁,那白脸小相公不经意间瞥见了这一幕,想看又不敢看,也不知道心里有多别扭。

    “军营不比各位的洞府,这几日里来,多有怠慢之处,还请诸位见谅才是。”朱全举杯相敬,座下之人除了那白衣少见之外,皆是笑脸相迎,举杯还礼,众人一饮而尽。

    “朱统领这话你可说的不对,我们这几日里可没觉得有什么被怠慢的地方,大家说是不是?”

    “是,是,我们这些修道人,哪里有那么娇贵,在这军营里和在自家洞府中清修,还真没什么两样。”说话应和这人,身后却是站了一对儿童女,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借来的脸皮,能说出这番话来。

    朱全爽朗一笑,道:“昨天事情想必大家也听说了,我也是临时接到命令,立马就离了军营,出去打探,怪我考虑不周,做事顾头不顾尾,把大家在这晾了一整天,我自罚一杯。”说罢,仰头又干了一杯酒。

    叶枯把这话听在耳中,心想:“怪不得这庭山真人今天这么色急,原来是昨天受了气,这阵子又一直在军营中,早就憋坏了,这才拉了这姑娘一道,去了那荒郊野外寻快活。”

    “当!”

    朱全把就被往条案上一放,他这一饮一落做的极快,座下之人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被这就被落下的声响堵了回去。

    “我就直说了,这次请大家过来,是想让诸位帮一个忙。”

    座下,叶枯对这些虚与委蛇的客套厌烦极了,能在这间军帐里商议的,想来也不会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军方虽是召了这群修士来此,但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把这群修士当自己人看待,所以朱全也定然不会将那些真正称得上秘密的事情拿到这里来说。

    叶枯捏了捏身后那位姑娘的手背,却向一旁的那位白脸小相公传音道:“其实我本来已经打算答应你了,只是被昨天的事儿这么一闹,哎,一想到在这儿受这窝囊气,我心里就不是滋味儿,什么兴致都没有了。”

    修士之间传音入密,除非有人修为高过了传音的人数个层次,不然是决计不能识破的,所以这白脸小相公虽是惧于朱全威势,但却也敢接叶枯这句话。

    “谁不是呢,像你我这等身份的人,走到哪里不是吃香的喝辣的,那才是逍遥自在,现在是进来容易,出去难,早知道就不该贪那些灵丹,这下倒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

    说是只有一颗还玉丹做报酬,但这帐中的修士多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若仅仅是如此薄利,这些人又怎么肯乖乖地到军营中来。

    宁安城中,李子明去请叶枯的时候本也是准备一番说辞,还备了些薄礼,只是没想到叶枯格外的好说话,这才都没有派上用场。

    那姑娘想把手抽回去,却被紧紧握住,叶枯手上力道重了些,心想:“我可不是想听你发牢骚的。”,又传音道:“能劳得朱全急赶急得去查,这事儿只怕是不简单,也不知道解决了没有?”

    “听说昨天被那姓曹的老兵找到的,是朱全手下的人,叫什么李子明,昨天就已经醒过来了,再怎么了不得也只是个凡人而已,军中哪天不得死几个人,想来也没什么好大不了的。”白脸小相公不在意地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叶枯眯了眯眼睛,又传音道:“哦?我可听说他是奉命去接一个修士到这军营里来。”

    白脸小相公呵呵一笑,回道:“这有什么,多半人家看不上这些东西,没能请的动呗,那些从世家、宗门中走出来的,可不会像我们这帮散修一样还要为了这么些灵丹拼死拼活。依我看,这番损兵折将,多半是这什么李子明惹恼的别人,那人不敢明着来,就只好暗里使些绊子,这世上到底是我们修士说话管用,阴死几个凡人,又有什么好大不了的。”

    他见叶枯不说话了,又赶忙道:“真人,你看现在这……”

    “既然如此,那这接下来的几天,就要仰仗诸位了,我也不耽搁大家时间,都散了吧。”朱全一挥手,座下之人便皆称是,陆续起身,退了出去。

    “庭山真人,白昱真人,你们两位留一下,我有事要向二位请教。”

    把白脸小相公的传音被朱全一声喝断,却也不敢记恨,只只想着等会儿出去了再与叶枯把这换人的事儿好好商量一番,却不想被朱全点到了名字要他们二人留下,心里一颤,顿时把这换人的事儿抛到了脑后去了。

    叶枯这才知道,这位白脸小相公原来自号“白昱真人”,就是不知道这个“昱”究竟该用哪个才合适。

    白昱有些不安,心想:“难道是我们刚才传音入密被他听见了?这朱全竟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刚才可是说了些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的话。

    待该走的人都走干净了,白昱也屏退了他身后的那三位道童,叶枯身后那姑娘本也想跟着出去,却被叶枯不着痕迹地拦了下来。

    帐外传来阵阵响动,是官兵跑步前进,在大帐四周加强了戒备。

    帐中,加上朱全本该只有四个人,现在却多出一道雪白的身影,横刃膝前,闭目不理世事,无论是先前朱全进来,还是之后众人举杯议事,自始至终,他都是这副模样,像是一株绝壁上的枯松,枝上压满了落雪。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