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刀宗里的剑骨头_ 斩缘唯我 第二百一十七章阴谋

时间:2021-06-22 17: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不想买米的佩恩小说刀宗里的剑骨头 斩缘唯我 第二百一十七章阴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而这大体上有三条,第一条金科玉律是几代仇犹可由子孙来报,但一般不祸及妻女。一旦造就灭门惨案,别说官府会通缉,就是武林中人也会不耻。侠义之士,能力所及,更可能会为之出手。

    再就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别说那随意更换门庭的“三姓家奴”,就是才换一个师父,不论何种理由,都将成为终生污点。故而拜师一事,几乎是江湖中人的头等大事,不输士林中的士子及冠。

    第三条则是一旦摆完退隐仪式,摆过了金盆,倒去了碗中水,那么寻常恩怨,就要一概作废。

    江湖中人一般都会遵守这三条规矩,因为这规矩即是保护别人也是保护自己的。

    第二股势力并不出人意料,是白天那紫貂皮女子,身后四十余人,人人皆骑骏马。

    若是只有这两股势力自不会让李思思觉得气馁,更不会心生绝望,因为这最后一股势力,竟是守关校尉的大公子赵自在。身后跟随骑兵二十几骑,步卒甲士五十余。

    赵自在的英俊脸庞在火光照耀下熠熠生辉,与站在二楼的李思思对视,缓缓道:“捉拿匪寇,闲杂人等自行避退。”

    丰腴女子言行无忌,丝毫不忌讳客栈中人是否会听见,娇滴滴的道:“赵公子,说好了,那姓李的女子归你,她手下那名佩剑的小哥儿,你可千万不能伤着分毫。”

    赵自在皱了皱眉头,没有答复。

    隐约有些不快的女子扯了扯嘴角,压下已经到嘴边的不敬言语,妩媚慵懒的高坐于马上。

    在这边境,有谁能逃得出本小姐的手心?

    为何男子可以坐拥后宫三千佳丽,不许我们女子有面首三百?

    本小姐偏偏就要!

    赵自在自认饱读诗书,并且能够娴熟运用于世事,这些年计谋穷出,无往不利,亲自设局,让好些榜上有名的江洋大盗都栽倒在关隘里,光是赏银累积就有数万两白银。

    这次针对沙角帮撒下大网,只是临时起意,三天前陵州那边的几位草莽找到赵自在的一名哥们,吃了一顿花酒,宴席上说要对沙角帮里一位叫箫亮的痛下杀手。

    赵自在原本不打算掺和这种江湖仇杀,不过那几位武林中人办事也爽利,扣押了一名亡命流窜到金银关附近的劫匪,二话不说交给赵自在。

    赵自在见他们只是要求将沙角帮留在金银关一宿,不需要亲手沾上脏活,也就应承了下来。谁曾想,沙角帮到达以后,竟拿出了一名从三品将军的手谕私信,这让赵自在措手不及,当下便懊恼上了这帮不知轻重的江湖莽夫。

    只不过赵自在好不容易才积攒下金银关赵公子只认金银的名头,实在不愿意败坏了去,只得硬着头皮唱黑脸,拦下沙角帮一伙。不过暗中已经做好准备,一旦两伙人火拼起来,就让心腹带兵插手,绝不让态势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但是黄昏时分与金银关熟客的丰腴女子相遇,一番密谈,改变了赵自在的意向,转而决心要让沙角帮吃一个大亏。既要将原先的江湖人情收下,那些属于沙角帮的货物盈利,赵自在也要收入囊中。当然,他不是要与那从三品将军撕破脸皮,而是准备亲自带人去大元国将这笔买卖敲定。

    有紫貂皮这个大元贵族牵线搭桥,到时候那从三品武散官该挣的,赵自在会一颗铜钱都不少的双手奉送,甚至只会更多。如此一来,赵自在也算与那位陵州将军搭上线了。

    至于沙角帮上百号人的身家性命,赵自在也只能在心中歉意几句了。

    再者,他的如意算盘,可不止是算到了一箭双雕!

    高坐于马上神情淡漠的赵自在抬头看去,悄悄做了个手势,客栈中某间屋子,马上有嗓子粗糙的汉子竭力喊道:“爷爷今天被你们这帮龟孙堵在这里,算爷爷我阴沟里翻船,爷爷认栽!但爷爷我有沙角帮一百多号可以换命的好兄弟在这里,谁敢上来寻死,爷爷算他英雄好汉!”

    沙角帮帮众大多都站在窗边看戏,本来理所当然以为能将自己摘在外头,还想着有一场兵抓匪的好戏可以欣赏。不曾想就听到这几句,帮众们差点一口鲜血喷在窗户上,这位王八蛋是哪条道上的,几个性子急躁的年轻帮众,提刀就要循着声音去宰了这只不知道哪个池子里爬出的龟儿子。

    还未出门,二帮主箫亮与洪管事就来将众人拢到隔壁相连的三间房子里,不许任何人出手。沙角帮这些年可没资格做那种养尊处优躺着收银子的帮派,帮里成员也见多了你来我往的算计,这时候再蠢笨也只知道中了陷阱,一个个大气不敢喘。若只是帮派之间的寻衅厮杀,他们谁都不惧,只是客栈外头那骑兵与甲士,实在让人胆寒颤栗。且不说他们能不能活下来,便是侥幸活下来了,事后擅杀官军的大帽子往下一扣,沙角帮还能在大周江湖上立足?

    李思思脸色苍白地来到一间屋子外,平缓了一下急促呼吸,伸手敲门。她行事不可谓不当机立断,身陷死局,连南宫业都没有带上,单身赴会,带着莫大诚意,想要见识一下客栈内是谁要将沙角帮拖入万劫不复的泥沼。

    李思思寄希望于这些人只是想要银子灵石,但她内心深处知道今夜之事十有八九是不能用银子摆平了。李思思悚然一惊,身体飞速向后倾去,一柄刀锋破门而出,李思思甚至可以清晰看到刀锋仅自己在脸面上一寸距离的一丝刀线!

    房中人一击没有得逞,果断收刀,一脚踢在房门上,李思思娇躯倒地前,单手一拍地面,身体旋转,躲过门板,站在走廊中,脸色铁青的看着一名吊儿郎当将刀背扛在肩上的年轻人缓步走出屋子,抽了抽鼻子,与李思思对视一眼后哈哈笑道:“早知道是个皮娇肉嫩的娘们,小爷我出刀就收敛点了。”

    李思思压下心中的怒气,语气尽量平静的问道:“为何要陷害我沙角帮?”

    那年轻刀客虽然玩世不恭好似市井无赖,但那看人的眼神与握刀的气势,却让李思思心底一惊,果然是凉州军中的精锐甲士。

    她记得爷爷说起过军旅将士与江湖武夫的不同,兴许都手上染血,可相比后者的狠辣,前者会多出一种真正渗透到了骨子里的悍不畏死。这种坚毅,是面对千军万马锻炼出来的心气,是从死人堆里咬牙爬回阳间的煞气。李思思确认刀客身份后,全身冰凉,心情顿时跌入谷底。

    那人咧嘴一笑,开门见山道:“我家大哥相中了你,你若是识趣,就乖乖跟我大哥回去。大哥要我交代你一句,你若是肯做他的女人,沙角帮也就失去这百来号人马,有我大哥帮衬,你们沙角帮以后来往周元二国,畅通无阻。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就当是大哥的聘礼好了。”

    刀客似是想起来了什么,顿了一下道:“丑话说前头,我大哥已经有了要明媒正娶的女子,李小姐你嘛,做个没名没分的侍妾好了。别觉着委屈,其实这是你们沙角帮攀高枝了。再者能让我赵星河喊一声大嫂,得是多大的福气。”

    李思思冷笑道:“你大哥赵自在真是算无遗策,小女子佩服至极。”

    青年刀客舔了舔嘴角,瞥了一眼屋中瘫软在椅子上的汉子,这可怜家伙落在大哥手心真算倒了八辈子霉。

    这家伙中了以往采花贼行走江湖必定首选的软筋散,一副死狗德行。原本还有些江湖好汉的硬气,不愿栽赃嫁祸到沙角帮头上,但在自己拿刀子在他大腿上画画,最后一笔离裤裆命-根子只有半寸距离后,这汉子吓破了胆,按照大哥吩咐的言语扯开嗓子喊了一遍。

    赵星河盯着这个被大哥瞧上眼的女人,心想大哥的眼光就是好,笑道:“谈妥了,那就麻烦嫂嫂跟我从后门离开,以后沙角帮是姓金还是姓赵,反正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大哥自然有本事让沙角帮一跃成为幽凉二州数一数二的大帮派。谈崩了,那就怪不得赵某把你打晕了扛在肩上,丢到大哥床上去。万一你发狠要围殴赵某,也无妨,我赵星河自信还逃得走。至于屋里头那位,反正他是死是活都已无关大局。”

    李思思只觉得心中一阵悲凉,官家子弟,都是这样城府阴险吗?赵自在不过是一名从六品守关校尉的儿子,便已有如此心机,那当初爷爷与那从三品将军的合作,岂非更是与虎谋皮?难不成这次出行从一开始就是沙角帮死敌与那将军府设下的圈套?

    李思思深呼吸一口,平静道:“你要是能活着离开客栈,转告赵自在一句,我沙角帮跟他没完。”

    赵星河非但不怒,反而伸出大拇指称赞道:“大嫂当真好风采,只希望今晚后半夜到了大哥床上,也这般让人喜欢。”

    按照赵自在的计划,赵星河让那名流窜犯泼完脏水后与李思思说上话,就该离开。李思思肯服软自是最好,不肯服软就由他亲自带兵闯入客栈抓人。这家客栈最大的后台就是他赵大公子,摆平这点风波都不需要花费半分人情银两。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