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剑问星辰_ 第五百二十三章 师徒

时间:2021-05-26 11:4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ZY小俊杰小说剑问星辰 第五百二十三章 师徒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万兽谷的亡剑神宗的大军灰头土脸的离去,剑星神阁仿佛又回到了以往的模样,仅是几个时辰那些撤离的弟子又重新回到了阁内。

    他们第一个明白的是宗门保住了,并没有就此毁灭。而第二个明白则是那一千名弟子以及数名长老陨落在了这里。

    得知这些消息,众弟子面色异常难看,有许多女弟子都留下了眼泪。然而他们还是明智的选择了隐忍,等到真正复仇的机会再将这些原封不动的讨回来。

    索性,宗门是保住了,且并没有遭到太大的破坏,这也是唯一一个让众人感到心安的事。

    随后受伤的长老皆是被送去医治,灵风剑域的上万余人也是重返宗门,因为这次域主直接调动了宗门三分之一的实力,如果现在有人去灵风剑域闹事,那么必将损失惨重。

    剑阁,阁主堂。

    依旧是那些熟悉而淡雅的装饰,陈卓是个喜欢平静的人,他的房间从来不会参合任何的杂音,就如同少女的闺房一般。

    此时的他躺在床上,老眸闭合,面色慈祥。

    “古尘,老陈他状况如何?”震虚子问道。

    “无碍,都是些小伤,不出三日便能痊愈。”

    古尘收回把脉的手掌,众长老之中和陈卓关系最好的无疑是他古尘,如今看见他伤成这般他的心里自然也不会好受到哪儿去,至少不会比震虚子差。

    “唉,都怪我让你独自一人面对白左山。”

    震虚子自责摇头,陈卓和白左山之间的差距那可是天差地别,看样子后者也没有想在短时间内弄死他,不然这个时候早已死去。

    要知道灭地境巅峰和灭地境初期差的可不止是一星半点,毫不夸张的说,再让陈卓撑两个回合不死也得死,或者说承受白左山的全力一击。

    “阁主不必自责,这件事要怪也只能怪命了。”古尘道。

    震虚子再次摇头:“亡剑神宗之所以想灭掉我们剑星神阁还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所以归根结底本来是让我一个承受才对,却是连累的你们,甚至让千名弟子死区……”

    说到这里,他缓缓闭上的老眸,他几乎亲眼目睹了所有弟子的死去,面对两大宗门的大军根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而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他能不难受吗?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也不是他能左右的,他唯一能做的便是拿自己身上的东西让白左山和星渊中的一人陪葬。

    还好,真正的毁灭并未让他亲眼见证,这也算是老天开眼了。

    古尘深深看了他一眼,旋即平静道:“万事由天命,就算不是因为阁主您,剑星神阁迟早要面临这一劫,过去了就过去吧。”

    正如他所说,很多事情都是由天注定的,如果没有震虚子那件事或许这个时候剑星神阁不会怎么样,但过了几年甚至几十年呢?

    该来的终究回来,对于每一个宗门而言毁灭也是迟早的事,身为宗门之人能做的也只是尽全力保住它。

    如果不行,那再怎么样都是徒劳罢了。

    震虚子朝他感激的点了点头,他没想到古尘会尽力将这个责任从他的身上移开,送到天命头上。

    就算是这样他对这件事的自责也不会因此而改变,所以他要找机会,将今日之耻原封不动的还回去。

    但不是现在。

    “阁中弟子都安顿好了吧?”

    古尘点了点头:“已经安顿好了,还好公主殿下及时赶到,不然剑星神阁就真的要完了。”

    “古尘,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公主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震虚子皱眉问道。

    “这……可能是动静闹的太大了?”

    “绝对不可能,动静再大也不会闹到皇宫去。”

    震虚子摇头否认,剑星神阁离皇室都有着百里距离,动静再大又怎么可能听得到?更何况蝉衣公主是什么人?常年在皇宫之内不出来见人,他宁愿相信皇城的百姓听到了动静也不会相信这些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传进皇宫。

    “那依阁主所说……莫非公主殿下早就料到了如此,故意在这里候着,等准机会制止?”古尘疑惑道。

    “很有可能。”震虚子轻点了点头:“而且这件事我们只派人告诉过灵风剑域,灵风剑域不可能将这件事那么快就禀告皇室。如果我猜的没错或许皇上早就已经知道了,只是不愿明面上出来插手而已。”

    “可为何公主殿下会说陛下并不知道?也从未提及?”

    震虚子笑了笑,回答道:“咱们那位陛下是聪明人,他女儿就不是了吗?”

    “你是说……她比陛下知道的还要早?而且来找少阁主也只是个理由?”

    古尘顿时瞪大了眼睛,他原本没将蝉衣公主当回事。倒也不是不尊重,而是认为她还不具备参合这种事的能力,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这位蝉衣公主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啊。

    “前面的应该差不多,至于后面的……我觉得她没有说谎,或许夜小子还真把她的心给俘虏了。”

    说到这里,震虚子嘴角处露出一丝微笑,没想到那小子还真有两下的,蝉衣公主是什么人他自然是清楚,能得到她的青睐那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少阁主果然厉害。”

    古尘随口夸了一句,面色不是太自然,因为只有他才明白夜星辰除了表面上这个身份之外还有一个身份,而这个身份若是暴露那么整个神域都会为之震荡。

    “蝉衣公主的事暂且不说,琉璃呢?那丫头回去了?”震虚子突然问道。

    “琉璃域主好像一直在门外等着您来着。”古尘解释道。

    其实他心中对震虚子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琉璃剑仙是何须人物?站在帝国顶端的强者,灵风剑域的域主,皇帝都得不到的女人,就是这么一个天仙般的人竟然承认自己是他的徒弟了……

    当时那句话从凤琉璃口中喊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瞬间惊呆了,怎么想都很梦幻,虽然还有不少人知道曾经的那点事情,但比起眼下的一口承认根本算不得什么。

    “什么?!”

    闻言,震虚子差点跳起来,跺了跺脚道:“你怎么不早说啊!”

    话音落下,还不待古尘回应已是朝门外走去,大门被推开,果不其然,那一身素衣手持长剑的英气女子站在那里,似是等待着什么。

    “丫头。”

    震虚子走过,面色有些尴尬,因为面前的女子比自己小不了多少,但既然她承认师徒关系了,那叫声丫头应该也不算太过分吧?

    “弟子琉璃,见过师父。”

    凤琉璃毫不犹豫的单膝跪地,恭敬道。

    “起来起来,赶紧起来,这要是被人看见了我这老脸还要不要了?”

    灵风剑域的域主朝他一个剑星神阁的二号人物下跪?这要是被人看见了确实会出现难以想象的后果,甚至会让不少人把灵风剑域从帝国四大顶尖势力中抹去。

    毕竟身为域主的都给二号二人跪下了,灵风剑域还有什么颜面?不说域中之人,就连旁人都看不下去。

    闻言,凤琉璃站起身,面庞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如同一具傀儡一般,瞳孔无色,呼吸无声。

    “丫头,这次多谢你了,要不是因为你,恐怕剑星神阁早就已经消失了吧。”

    他原本抱着试探的态度派人过去求援,没想到她会如此果断的赶来,而且还一次性带了灵风剑域整整三分之一的力量,要知道这样的阵容都能灭掉一个小国了。

    而她却是选择无条件的调动出来,之因二人之间从未有过的师徒之情。

    老实说,说出来还挺好笑,自己教过她什么吗?没有,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只是因为看她当时天赋过人欲要收为徒弟,表达了一下态度而已。

    结果还不待她回答已是被灵风剑域的前任域主给果断拒绝了,之后在数年间就再也没见过了。

    “不。”凤琉璃轻摇了摇头:“师父应该多谢公主殿下才是,真正保住剑星神阁的是她,而不是弟子。”

    “丫头,你只说对了一般。虽然确实是因为公主殿下那场恶战才未展开,但没有你和你所带来的人想必我们连公主殿下的面都见不到就已经死了。”

    震虚子笑了笑,的确,若非是她及时赶到,他们又怎么能坚持那么久呢?

    “因为……你是我师父啊。”凤琉璃轻声嘀咕了一句,虽然声音很小但却被震虚子清楚听进了耳中。

    紧接着,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老泪纵横。

    为了等这一句话当初的他是有多苦多渴望啊,只可惜在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他这个收徒的心也就那么碎了。

    很多时候,他看见陈卓都是无比羡慕的,因为他有一个女儿,如今又有了一个女婿。就算自己其他方面全部胜过了他,仅凭这一点他就早已一败涂地了。

    而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想起凤琉璃,那是他第一次有收徒的冲动,只可惜终究没能如愿,后来见到谁都没有想过去收徒。

    如今,这个他口中的丫头终于是以自己徒弟的身份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某一刻,凤琉璃突然踏前一步,将娇躯融入了他的体内,感受着属于长辈的温暖。

    这种的感觉她已经有好久没有感受过了,自父亲去世的那日起她抗起了振兴灵风剑域的大旗,从开始到现在只为灵风剑域和辅佐陛下去着想。

    有时候她会发现自己也是个女人,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和选择。当然,这些是那日陆离与她说完之后才开始想起来的。

    就这样,才相认不到一日的师徒二人紧紧抱在了一起,他们心中都有着不一样的责任,有着不一样的命运。

    足足一刻钟后,紧拥着的二人才缓缓分开,震虚子轻拍了拍她那柔软的香背,略带哽咽道:“丫头,我从未想过有一日你会真成为我震虚子的徒弟。”

    “师父。”

    凤琉璃轻声呼唤一句,突然发现自己越是这么说面前的肥胖男子眼眶中的泪水就越是变得旺盛。

    他擦去眼角处的泪水,强行挤出一丝微笑道:“行了,你也该回去了,灵风剑域不能没有你,这次你从星渊和白左山手中保我,今后你就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我不怕。”

    简单的一句话表面了她内心中的态度。

    亡剑神宗又如何?万兽谷又如何?命运由天,到时自会分晓,他们若真敢对灵风剑域下手,那么她也敢不顾一切的与他们同归于尽。

    尽管灵风剑域是祖辈的心血,毁在她手中总感觉自己罪恶滔天,但毁灭真正来临之时,任谁也不能去制止。

    “你不怕,但我怕啊。”

    望着她坚决的面色,白左山心中暗暗嘀咕一句。

    如果说以前灵风剑域对他而言基本没有任何的关系,但现在不一样,域主既然是他的徒弟,那自己能不担心吗?

    当然,担心的只是徒弟的性命,而不是灵风剑域。

    “那师父……我就先回去了,万兽谷和亡剑神宗那边若是有什么动作,弟子定会第一时间赶来。”

    “好好好。”

    震虚子连叫三声好,旋即摆手道:“回去吧,灵风剑域需要你,不要为了我而搭上整个灵风剑域。”

    见状,凤琉璃轻点了下头,身影化为一团飓风呼啸而去。这是灵风剑域之人最基本的身法秘技,速度上甚至要比肩一些神技,更重要的是想修炼它根本不需要花上太多的时间。

    不过前提是,你得是灵风剑域的弟子。

    望着她离去方向,震虚子良久都未将视线移开,他明白今日之事只是个开始,剑星神阁躲过了一难但第二难也不会晚到哪儿去,或许再过数日就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了吧。

    因此,他决定先把一切准备都做好,坚决不再损失一名弟子,虽然这样做未必能起的了作用,但做了总比没做好,只希望第二次劫难之时命运会再次站在他们这一边吧。

    …………………………………

    万兽谷,圣灵殿。

    大殿内气氛异常安静,可这安静的背后却是二人无法掩盖的怒火。

    没错,这两个人正是万兽谷谷主白左山和亡剑神宗宗主星渊,任他们怎么想都没想到这个基本上举手投足间的事竟然失败了。

    剑星神阁没有被毁灭,甚至损失都算不上惨重二字。

    起初这个原本板上钉钉的事是被灵风剑域给破坏的,虽然二人很是震惊,但也没感觉那是什么威胁,毕竟当时若是打起来虽然会有惨重的代理,但他们依然能赢。

    可正当大战要拉开序幕之时却是被另一个人给制止,而那个人也是造成他们失败的罪魁祸首。

    “该死!”

    星渊忍不住怒骂一声,他的面色异常难看,甚至比起白左山都要难看数倍。因为灭掉剑星神阁本是他的计划,万兽谷仅仅只是帮手罢了。

    “星兄,一次失败而已,我们还有机会。”白左山淡淡出声。

    谁知他话音落下星渊就将愤怒的眸光直向了他,怒吼道:“机会?你告诉我哪儿来的机会?那可是帝国的蝉衣公主,也是说皇室已经注意到我们了,而剑星神阁也是最效忠皇室的那个,能出来护第一次就不会有第二次吗?”

    “…………”

    白左山并未动怒,但眉头依旧下意识紧皱了一下,不过终究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他可以理解如今星渊的心情,毕竟这件事也筹划了很久,原本不可能有失败的可能。

    “那死女人究竟是怎么知道的?还有那个凤琉璃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你告诉她的?”

    若非是灵风剑域从中插手,早在蝉衣公主现身之前他就已经把剑星神阁给灭掉了。

    白左山冷声回应:“本谷主做事你也应该清楚,无关的事从来不会告诉无关的人。”

    “那灵风剑域又是怎么知道的?”

    星渊依旧半信半疑,因为这件事如果说走漏风声除了自己就只有白左山了,至于剑星神阁那边应该不会拉下脸去找灵风剑域求援吧?

    “你难道忘了琉璃是怎么说的了吗?”白左山冷声反问。

    闻言,星渊下意识微征了一下。对啊,那凤琉璃说震虚子是她的师父,如果真有师徒关系的话那么灵风剑域会插手的事就能说的通了。

    紧接着,他又问道:“震虚子真是那凤琉璃的师父?我为何从未听说过她还有一个师父在?”

    而且就算有师父那至少也是破天境强者才对吧,要知道凤琉璃的实力可并不比他和白左山弱上多少,同为帝国四大顶尖势力的宗主自是站在帝国顶端的强者。

    而这样的强者如果说有师父那绝对是真正的超级强者,甚至要比陛下还好强上一些。

    事实上,连白左山第一次听到她亲口承认也同样是处于一脸震惊的状态,完全没想过她会那么说。

    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震虚子是她的师父,不管是不是真心,立场已经明确,谁与震虚子为敌那就是与她为敌。

    换一个说法就是谁与剑星神阁为敌那就是与她灵风剑域为敌。

    《剑问星辰》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书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书网!

    喜欢剑问星辰请大家收藏:()剑问星辰搜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